水利署長賴建信隨時都在打水的戰爭。水太多,他防災;水太少,他抗旱。這些年,水利署已經打了好幾場無形的抗旱戰爭。賴建信接受《CSR@天下》專訪,特別點出,在他眼中,最艱困的對手不是旱災或水災,而是這兩個。 台灣水資源有兩個最重要挑戰:一是氣候變遷,一是科技安全。

水利署長賴建信隨時都在打水的戰爭。水太多,他防災;水太少,他抗旱。這些年,水利署已經打了好幾場無形的抗旱戰爭。賴建信接受《CSR@天下》專訪,特別點出,在他眼中,最艱困的對手不是旱災或水災,而是這兩個。 台灣水資源有兩個最重要挑戰:一是氣候變遷,一是科技安全。 氣候變遷不挑地方,現在降雨時間和降雨地點和過去都不一樣,不確定因素很大,完全顛覆傳統的觀念。以去年為例,六月一日有大的降雨事件,造成災害;七月在南部,每小時降雨量超過100毫米,短延時強降雨的狀況愈來越多,但台北市的都市排水系統只能承受每小時78毫米的強度。 地球在變化,我們必須有更好的感知能力、調適能力,和更快的回應能力,也就是更好的韌性。未來不必然風調雨順,是否能預先做好準備?讓所受衝擊降到更低,快速恢復。 例如,前年台南大地震,台南東區自來水管線超過一兩週沒水。今年花蓮地震也是,能不能很快把復原工作恢復起來?國際很重視這個問題。我們是有這個能力。 過度仰賴數位工具的大麻煩 面對氣候變遷挑戰,區域調度能力顯得更重要。水資源工作必須提前做,台灣有95座水庫,去年是歷史上第二少的冬雨,新竹頭前溪都斷流了。我們借翡翠水庫調度給石門水庫,石門水庫的水才能調給桃園、新竹,互相支援。當時調度的水量超過歷史上區域調度的水量,每天30萬頓,持續一個月。

相關文章

#

因應氣候變遷 歐學者:規劃治理應以百年為度

#

歐陸熱爆各地高溫飆破40度

#

暖化逼近家門 天災變家常便飯

#

2013年歐盟氣候變遷調適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