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

常見問題。

候變遷和全球暖化是不是真的?

由2007年以後的新的研究以及觀測資料,更加確認暖化的狀況持續發生以及人為因素對20世紀中以來暖化的影響。

人類行為是造成氣候變遷的主因嗎?

IPCC指出,氣候變遷極有可能是人類行為的產物。

IPCC代表主流科學意見,而IPCC所指的極有可能,即可能性超過95%;此說法形塑了部分IPCC的第五次全球氣候評估。IPCC在1990年的第一次評估報告中表示,「觀察到的(氣溫)上升,可能大多起因於自然變因」。為何氣候科學家變得如此確定,氣候變遷是人為而非自然造成?

影響氣候的因素相當多,但最重要的單一因素,或許就是二氧化碳。二氧化碳會持續吸收紅外線熱能,而且吸收率高於大氣的主要成份氮和氧,因此,空氣中的二氧化碳越多,大氣的溫度就越容易增加。科學家將氣候變遷歸因為人類活動,主因即為二氧化碳大增是由人類造成。1800年、工業革命之初,大氣的二氧化碳濃度為280ppm,人類歷史中大多為此水準;然而,今年濃度已高達400ppm,為數百萬年來首度達到此水準。

大部分增加是由人類燃燒石化燃料造成。以美國為例,2012年製造的二氧化碳中,38%出自發電,32%出自汽車排放(其餘出自工業流程、建築等);砍伐森林作為農地或牧地,也會製造二氧化碳。然而,二氧化碳吸引熱能無法解釋全部的全球氣溫上升;若二氧化碳濃度增為1800年水準的2倍,全球氣溫會上升約攝氏1度,但還有許多因素會影響氣候。

二氧化碳水準上升會直接影響雲層等其他現象,進而加劇、有時也會減少氣溫上升;煤灰等懸浮微粒亦會強化或減弱二氧化碳的效應。因此,二氧化碳濃度每增加1倍,地球的氣溫其實會上升超過攝氏1度;所有氣候學家都同意前述說法,不過,超過多少仍有爭議。此外,全球地表氣溫的增幅,實際上也低於氣候變遷電腦模型的預測。但人類是氣候變遷的主要成因,幾乎已是不爭的事實了。

台灣海平面正在逐年上升嗎?

現階段觀測到的臺灣附近海平面,的確正在上升中。從觀測資料來看,基隆海平面以每年1.95-2.72公厘的速度升高中,台中為3.64~3.88公釐、台南為3.69~6.07公釐、屏東為4.63~6.56公釐,台東測得數據最高,為6.33~9.66公釐。

阻止氣候變遷是否太晚?

人類所造成了重大的氣候變遷已經發生而且正在進行中。即使我們現在停止排放溫室氣體,全球變暖將繼續發生,至少幾十年,甚至數百年。這是因為它需要一段時間的行星(例如,海洋)的回應,因為二氧化碳 - 主要的吸熱氣體 - 徘徊在大氣數百年。

在沒有大幅度的溫室氣體減量排放之下,全球溫度的軌道上平均的6上升° C(10.8 ° F),根據最新的估計。一些科學家認為是“全球性的災難”已經在地球兩極展開,例如北極可能在短短幾年內變得無冰。不過,其他專家都在關注地球傳遞一個或多個“臨界點” -這提示我們的氣候進入一個新的狀態突然,也許是不可逆轉的變化。

但它可能不會太晚,以避免或限制某些氣候變化的最壞影響。應對氣候變化將涉及兩種方法:1)“減緩” - 減少溫室氣體的流入大氣; 2)“調適” - 學習一起生活並適應已發生的氣候變遷。關鍵的問題是:未來我們如何處理二氧化碳和其他污染物排放?節能減碳是重要的行為變化,但僅止於此是不夠的。因為氣候變遷是一個全球性的複雜問題,涉及經濟,社會,政治和道德正義,既需要全球協調一致的反應(如跨國的能源政策和協議)和地方調適策略共識(例如,公共交通的升級,提高能源效率,可持續發展的城市規劃等)。

現在到底是在暖化還是冰期要來?

實際上影響氣候的因子非常多,而且還非常難驗證。舉個例子來說,塞爾維亞科學家米蘭科維奇在本世紀初就提出米蘭科維奇循環,指出地球的氣候模式受到地球的離心率、轉軸傾角和軌道的進動的影響,但實際上我們現在知道的理論則是到1976年才確立的(見文獻[1])。除此之外,像太陽黑子、板塊運動、火山活動皆會對氣候有不同尺度的影響。你說要斬釘截鐵的說:未來幾年天氣將會怎麼樣怎麼樣的,我相信那一定不是研究大氣或古今氣候的學者會做的事,頂多說會「我們要注意朝向XXXX發展」之類的說法。

再來,從時間尺度來談,蒙德極小期和冰期的相關性還有待討論,而這個太陽活動研究所提出的精準模型預測也還是需要科學家再論證…畢竟蒙德極小期持續了數十年之久,和11年的規律尺度還是有些落差,而在過去的紀錄中,即使能看見「溫度」和「太陽黑子」的相關性,我們也可以發現差距甚至不到1度。像IPCC的主流科學家也認為太陽的活動影響可能不若其它的因素顯著(包括暖化也是),而一般也認為太陽活動對氣候的影響甚小。

所以總體來說,IPCC的主流科學家們認為暖化是一件事,而科學家Valentina Zharkova做的研究是另一件事,這兩件事也可能同時發生,而以目前的證據與研究來說,暖化的效應和尺度似乎大一點,但真實的情況是…我們目前拿的出來的科學證據說不定還不夠用,所以現在把這些研究拿來說些駭人聽聞的事,似乎都言之過早。

資料來源:http://pansci.asia/archives/82242

颱風變多還是變少了?

氣溫上升,連帶使海洋變的更溫暖,有利於強烈風暴的形成,而台灣位於西北太平洋這個因盛產颱風而惡名昭彰的地區,颱風的光顧似乎也是家常便飯。然而2009年莫拉克釀成的重大災情殷鑑不遠,2013年海燕就把菲律賓吹得東倒西歪,下一個超級颱風會不會就盯上台灣?很遺憾,答案是台灣遲早都要面對,只是時間早晚問題。從統計數據觀之,西北太平洋颱風平均每年生成個數25.7個,過去幾十年來沒有明顯的上升趨勢,不過卻有明顯以十年左右呈現周期性的年代際變化(decadal variability),1998年之後至今屬於颱風生成數量較少的時期。 但是颱風形成後不一定都會光顧台灣,台灣每年平均有3.6個颱風侵襲。雖然前述1998年之後颱風生成數量較少,但侵襲台灣的颱風反而有變多的趨勢,2001年達到最多的7個。雖然我們還不清楚颱風侵台的數量變化是否有規律,但我們可以確知的是,颱風對台灣的威脅大小主要與兩個因素有關:一是影響時間長度,比如說2001年的納莉和2009年的莫拉克都是在台灣悠哉漫步的颱風,影響時間長累積的降水便相對較多,更容易造成嚴重災情。第二個因素是與其他大規模天氣系統產生交互作用,例如引進西南氣流或是與東北季風產生共伴效應,當這些作用出現時往往也是台灣大禍臨頭之時。

資料來源:http://pansci.asia/archives/63823

氣溫平均上升對我們有甚麼影響?

如果我們以氣溫為橫軸、不同溫度的發生頻率為縱軸,基本上氣溫的曲線會類似常態分布,越熱或越冷的氣溫事件相對較少。但是當平均溫度上升時,在最簡單的情形下,整個氣溫的分布曲線就會整體往高溫方向偏移,如此一來極端高溫的出現頻率將增加。WMO的報告就指出,有將近一半的國家史上最高溫出現在2001~2010這十年間,台北也在2013年8月初打破氣象觀測以來的最熱紀錄,來到攝氏39.3度。 即使如此,但也不表示低溫的情形就不會發生。例如中國南部2008年的雪災,以及北半球在2009年底至2010年初廣泛的極端寒冷天氣,持續寒冷與降雪在歐洲造成至少450人死亡。 WMO報告也明確指出過去十年中,因為異常高溫與寒冷天氣的死亡人數皆顯著上升。因熱浪喪命的人數總計將近15萬人,與1991年~2000年相比暴增23倍;而寒冷天氣死亡人數也成長將近兩倍。熱浪殺傷力之驚人,光2003年歐洲熱浪就奪走6萬6千多人性命;2010年俄羅斯熱浪又造成5萬5千多人死亡。締造上述悲慘「紀錄」後,熱浪被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宣布是「最致命的極端天氣型態」,其他天氣災害都只能拱手讓位。 資料來源:http://pansci.asia/archives/63823

北極冰融導致冬季嚴寒?

今年(2012)入冬以來,北半球中高緯度的國家紛紛遭遇異常寒冷的冬天:俄羅斯一天之內有二十餘人被凍死;英國可能出現百年來最冷的冬天;中國大陸北京創下26年來的最低溫紀錄;日本名古屋16年來首度降雪;南韓因為異常寒冷的冬天而發布缺電警訊。最新理論認為,這種冬季嚴寒的極端現象,或許是和北冰洋冰層的融化有關。 北冰洋冰層面積今年達到自1979年有衛星數據以來的最低紀錄。最新科學理論認為,夏季冰層的消融,北極海域能吸收更多的熱量,這些熱量在秋冬時節會加熱北極上空的冷空氣,造成冬季極地和中高緯度的溫差減少。 溫差減少代表氣壓差距減少,導致極地渦漩(Polar Vortex)大幅減弱。極地渦漩是全球尺度的大氣環流系統,沿著北緯55度附近逆時鐘吹送。如果極地和中高緯度氣壓差距大,便會產生強大的極地渦漩;相對地,當極地和中高緯度氣壓差距小,極地渦漩便會減弱。 當極地渦漩強大時,能有效阻止極地的嚴寒氣團南下,把冷空氣關在極地。但是當極地渦漩被削弱,酷寒的冷空氣就可以南下入侵中高緯度地區,造成各地異常寒冷的冬天。 最新的理論認為,自2007年以來北冰洋冰層夏季面積大幅減少,造成之後每年的天氣形態越來越極端。但是部分科學家認為,由於北冰洋冰層的持續減少,這種極端的天氣型態未來將成為常態。 聽到北極冰層快速融化,大部分的人或許會想到急待救援的北極熊,似乎和我們的日常生活無關。但是實際上,北極冰層的融化或許將導致我們面臨更寒冷的冬天。我們應該改變事不關己的態度,正視北冰洋冰層消失的問題。 資料來源:http://pansci.asia/archives/33653

台灣為什麼多雨又缺水?

四面環水,而且近年來水災頻仍的台灣也會缺水?聽起來似乎不可思議,但是,台灣的確是個多雨卻又缺水的地方。台灣每年降雨大約二五○○公釐,換算成水量是九百億立方公尺左右,為世界平均值的二.六倍。但是,每個人分配到的降水量,還不到全球平均的六分之一。而且台灣的雨季分布極不平均,四分之三的雨量集中在五到十月,再加上山多,坡陡流急,大量雨水隨著湍急的河川奔流到海,不容易蓄積水資源。尤其在中南部,梅雨和颱風雨佔了全年總雨量的八成以上,水資源運用顯然「先天不良」。從台灣長期雨量紀錄來看,自一九五○年代以後,每隔幾年,台灣降雨量就出現巨幅震盪,而且在緩慢下降當中。除此之外,每年下雨的日子也愈來愈少了,降雨強度則日漸上升,表示乾旱或洪水發生的機率愈來愈大。(表二)尤其是中南部,原本豐枯期就很明顯,再加上梅雨和颱風季節雨量遞減,五十年內,年降雨量少了兩成,缺水危機日漸嚴重。經濟部水資源局曾經調查台灣民眾對水資源的看法,結果呈現了兩極化反應。四成二的人認為台灣嚴重缺水,四成一的人認為缺水問題並不嚴重,而南部人認為缺水的比例比較高。

where to get abortion http://abortionpill-online.com medical abortion clin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