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命中注定原貌!

在陽明山簇擁春櫻爛漫、在阿里山凝賞日出雲海、
在合歡山擁抱雪花紛飛和在玉山俯瞰高峰延綿的景色,
一幕幕畫格收容在這片特有的地形上,
那來自大自然不假修飾的美麗風景,停格在這片土地上。

無法改變,陡峭形勢雨水難留

台灣位處海島國家,生態和氣候環境,有其先天的優劣勢,而山脈地形紛紛綿延橫列,形成東部險峻、西部寬緩地勢,在地理環境上早已形成先天不可抗拒的因素。

 

與世界主要河川坡降的比較,其變化大和坡度陡峻,海拔100公尺以上坡地及山區約佔總面積62.8%,達三分之二的比例,加上河川多為東西流向,長度較短,使得四分之三以上降雨逕流直速入海,難以蓄存水量,急風暴雨的降雨形態,使雨勢來得多又集中,但地形的走向卻留不住雨量。

地質顯影出破碎且結構脆弱的影像,九二一地震後地質益增鬆動的雪上加霜,每逢遭受狂風驟雨的襲擊,土壤侵蝕、土石流和山崩走山的風險,紛沓而至,致使水質惡化和涵養水源能力降低,因而強化集水區經營及森林保育等工作,重要性倍增,相關法規的訂定,亦是刻不容緩。

瞬息變色,幾度風雨豐枯更迭

台灣年雨量平均2500毫米,是世界平均值的2.5倍,因地小人稠,每人平均分配雨水量不及世界平均值的五分之一,若以缺水程度而論,屬於水資源相對貧乏地區。 氣候詭譎多變,水環境面臨乾旱的衝擊,降雨型態漸趨「雨豐、乾枯」異常的兩極化,導致乾旱發生的頻率程度日益嚴重,而豐枯水期,以南部地區最為顯著,考驗著水資源調度與管理。

降雨量空間分配不均方面,山區最高年降雨量可達8000毫米,平原最低不足1200毫米,但人口密集卻是集中在平原區域;而時間配給不均的層面,水資源來源仰賴梅雨及颱風雨,各佔全年二成和五成左右的水量,從比例顯現出,水資源來源以颱風季節的豪大雨為主。

時空分布不均的狀態,需要有效構築蓄水設施來挽留雨量,將豐水期過多的水量蓄存以供應枯水期使用,但在有限的資源環境裡,持續開發的路程,漫長而艱辛,不停歇的溝通協調是必然的趨勢,各項因應措施盡現而出,相關單位也在努力地調適進行到底,彌填先天環境上的缺陷。

知難不退,人為環境相互依偎

台灣的地理位置,衍生出特有豐枯雨量與山陡地形的環境,面對無法更改的先天條件,只能自我調適,堅毅地撥開阻礙,延續著自然環境的脈動。 多年來台灣人所淬鍊下的精華經驗,也攜助人民努力前行,極力擺脫環境的箝制,自然的美好,無法承載人為的破壞,那是再也無法還原複製的光景,因此,疼護我們的家園,知難不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