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與發展

團隊

自1988年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與世界氣象組織(WMO)共同成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家委員會(IPCC)以來,至今已發布五版氣候變遷評估報告,由各國科學家以及政府代表,以全球性的角度,進行氣候變遷現象彙整與評估。

各版報告

AR5

AR5 WGII 特色與重點

氣候風險系統架構調整

甫於2014年9月出爐的AR5 WGII著力於氣候變遷帶來的衝擊與調適,並提出了更完整的減緩與調適整合建議。在氣候風險系統架構中,氣候風險是災害、暴露度與脆弱度綜合考量,AR4對於風險提出了發展面向的調適建議(包括災害風險管理與氣候變遷調適),經由發展調適與溫室氣體減緩,企圖達到改變氣候變遷的目的。

在AR5中提出了更實際與永續的建議:一是修改原先以發展為導向的調適方法,轉以"管理"的概念對人類社會經驗歷程作結構性的調整。無止盡的國家發展無益於減緩溫室氣體成長,必須改以永續與社會公平概念,調整高層級的國家成長管理方針,搭配社會經濟型態轉型及減緩與調適措施,才能正向積極的面對氣候風險帶來的災害與效益。

二則為更實際可行的溫室氣體減緩方法。減緩溫室氣體的重要性眾所皆知,但如何能夠落實?專家們發現了最關鍵的切入點-土地使用規劃。透過土地使用規畫的全盤考量,管制環境敏感區域(如易淹區、缺水區等)的土地使用,是更實際能對人類造成的氣候變遷產生轉變的根本辦法。

全球氣候變遷現況-衝擊與調適方式

除了提出整體性的氣候風險調適架構調整外,AR5 WGII也彙整分析世界各地衝擊現況,並增加了更多對於區域性調適成果的檢視。

衝擊

AR5將目前已觀察到的衝擊現況分為物理系統、生物系統與人類維生系統三大類,並劃分世界主要區域,點出此區域範圍內直接與間接的氣候變遷衝擊。

調適

AR5 WGII中提出更多的區域性而跨領域的綜合性資訊,調適情形依國家發展階段有極大不同,如海洋地區尚在初步發展中,而歐美已發展出跨領域、跨層級的調適規畫。此外,許多地區的調適經驗已橫跨政府公部門、地方社區與私人企業,而各層級政府亦開始發展調適計畫與政策,並將氣候變遷納入既有計畫中。

氣候回復力/韌性發展途徑

「氣候回復路徑」是結合調適與減緩手段來減低氣候變遷及其衝擊的永續發展途徑,包括以滾動增修的過程來確保有效風險管理工作可以被執行與維持。氣候回復路徑與全球氣候變遷減緩程度有絕對的相關性。

如果以氣候變遷與調適的角度來詮釋我們的世界,則世界是由生物物理壓力源與社會壓力源、以及介於兩項壓力源中間的回復力空間組成。越大的回復力空間代表越低的氣候風險,而如何爭取更多的回復力空間?降低生物物理壓力來源、減少社會壓力源以及正確的人類決策方向,都是可行解決方案。反之,若繼續擴大物理與社會壓力源以及錯誤的決策,將導致低回復力與高風險的社會。因此經濟、社會、科技以及政治決策與行動必需轉型,方可使氣候回復路徑成為可能。

  • 生物物理壓力源:物理環境、自然災害及其所帶來的衝擊。
  • 社會壓力源:人類、社會互動或文化價值面對衝擊時所產生的壓力。
  • 回復力:社會或是生態系面臨災害時的處理應變能力;例如維持基本功能(最低限度供水)、學習(防災經驗)或轉型(高恢復力農作物)。